首页 > 特别策划 > 列表

改写巴蜀文明的三星堆文化
2020-08-17 14:20:06   来源:蜀韵文旅/文旅网     作者:良下 

  从一个考古遗址的发掘,发现一个失落的文明,甚至改写一部文化史,学术界再没有比这更令考古、历史和文化工作者兴奋快意的事了。
 
  有幸的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样快慰的事却两次降于四川盆地西侧的成都平原上:一是广汉三星堆古城和祭祀坑遗址的发掘,一是以新津宝墩文化为代表的成都六座史前古城遗址的发掘。
 
  它们使一个已经失落的古老的巴蜀文明,一个只有茫昧迷离的文献记述而缺乏物化实证的巴蜀文明破土而出,喷薄而发,闪显出灿烂的耀眼光芒。其中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和历史信息,掩蔽着众多扑朔迷离的文化之谜,是新发现的“古蜀文化的生长点”。
 
  重识神秘的巴蜀文化
 
  因为三星堆遗址的发现,与长期以来历史学界对巴蜀文化的认识大相径庭,有些地方甚至完全不同。例如历史学界一向认为,与中原地区相比,古代巴蜀地区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与中原文明没有关联或很少有交往。而三星堆遗址证明,它应是中国夏商时期前后甚至更早的一个重要文化中心,并与中原文化有着一定的联系。验证了古代文献中对古蜀国记载的真实性。
  以前历史学界认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是黄河流域,然后渐渐地传播到全中国。三星堆的发现,证明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证明了长江流域地区存在过不亚于黄河流域地区的古文明。有观点认为三星堆代表了古羌人、彝人、濮人文化,或与骆越文化密切相关。
 
  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
 
  广汉市三星堆遗址是古代蜀国的都城之一,70多年来,一直是考古工作者探索古蜀文化的重要目标。1986年7~9月,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上千件蜀国珍贵文物面世,顿时轰动中国,震惊世界。
 
  在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上千件青铜器、金器、玉石器中,最具特色的首推三四百件青铜器。其中,一号坑出土青铜器的种类有人头像、人面像、人面具、跪坐人像、龙形饰、龙柱形器、虎形器、戈、环、戚形方孔璧、龙虎尊、羊尊、瓿、器盖、盘等。二号坑出土的青铜器有大型青铜立人像、跪坐人像、人头像、人面具、兽面具、兽面、神坛、神树、太阳形器、眼形器、眼泡、铜铃、铜挂饰、铜戈、铜戚形方孔璧、鸟、蛇、鸡、怪兽、水牛头、鹿、鲶鱼等。
 
  器形高大、造型生动、结构复杂是三星堆青铜器的重要特点。
  二号祭祀坑中出土的立人像高达2.62米,重180多公斤,人像头戴兽面形高冠,身着衣服三层,最外层衣服近似“燕尾服”,两臂平抬,两手呈持物献祭状。这样高大的青铜铸像在商代青铜文明中是独一无二的。同坑出土的大型兽面具宽138厘米、重80多公斤,造型极度夸张,方形的脸看起来似人非人、似兽非兽,角尺形的大耳高耸,长长的眼球向外凸出,其面容十分狰狞、怪诞,可谓青铜艺术中的极品。青铜神树高384厘米,树上九枝,枝上立鸟栖息,枝下硕果勾垂,树干旁有一龙援树而下,十分生动、神秘,它把有关古代扶桑神话形象具体地反映出来了。
 
  三星堆青铜器以大量的人物、禽、兽、虫蛇、植物造型为其特征。青铜的人头像、人面像和人面具代表被祭祀的祖先神灵;青铜立人像和跪坐人像则代表祭祀祈祷者和主持祭祀的人;眼睛向前凸出的青铜兽面具和扁平的青铜兽面等可能是蜀人崇拜的自然神祇;以仿植物为造型特点的青铜神树,则反映了蜀人植物崇拜的宗教意识。以祖先崇拜和动植物等自然神灵崇拜为主体的宗教观念,这是早期蜀人最主要的精神世界。
  两坑出土的这些青铜器,除青铜容器具有中原殷商文化和长江中游地区的青铜文化风格外,其余的器物种类和造型都具有极为强烈的本地特征,它们的出土,首次向世人展示商代中晚期蜀国青铜文明的高度发达和独具一格的面貌。
 
  突眼器与蚕丛王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星堆的出土文物中,表现人“眼睛”的文物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这些文物本身珍贵、奇特,如一件大面具,眼球极度夸张,瞳孔部分呈圆柱状向前突出,长达16.5厘米,双目突出的圆柱长9厘米。此外,还有数十对“眼形铜饰件”,包括菱形、勾云形、圆泡形等十多种形式,周边均有榫孔,可以组装或单独悬挂、举奉,表现了对眼睛特有的重视。
 
  古蜀人为什么如此重视刻画眼睛?铜面具眼睛瞳孔部分为什么要作圆柱状呢?原来,这与古蜀人崇拜祖先有关。前面提到,《华阳国志》记载:“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其墓葬称为“纵目人冢”。据学者研究,所谓“纵目”,即是指这种铜面具眼睛上凸起的圆柱,三星堆出土的突目铜面具等,正是古代蜀王蚕丛的神像。
 
  据史书记载,蜀王蚕丛原来居住于四川西北岷山上游的汶山郡,而这一地方“有碱石,煎之得盐。土地刚卤,不宜五谷”。直到近代,此地仍是严重缺碘、甲亢病流行的地区。我们知道,甲亢病患者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眼睛凸出。因此,蜀王蚕丛很可能是一个严重的甲亢病患者,生前眼睛格外凸出。而他的后人在塑造蚕丛神像时,抓住了这一特点并进一步“神化”,这可能就是蜀王蚕丛神像被刻画成“纵目”的原因。  
 
  责任编辑:张佳

上一篇:擦亮四川文博的“国家名片” —— 专访三星堆博物馆党组书记、常务副馆长朱家可
下一篇:三星堆使我迷恋一生 —— 一个考古人的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