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榜样人物 > 列表

作曲家郭文景:在世界音乐语言中寻求中国声音的创作突破
2019-12-06 10:35:03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李婷 

  
郭文景(四川交响乐团供图
  四川交响乐团“文景印象”音乐会。四川交响乐团供图
 
  最近,四川交响乐团的音乐季迎来一位“大咖”的专场——郭文景。11月29日晚,成都云端·天府音乐厅举行了“文景印象”音乐会。竹笛演奏家唐俊乔、小提琴演奏家张佳,与川交合作演出了著名作曲家郭文景的《野火》《社戏》《西藏的声音》《祖国》等曲目,一展新锐中国韵味。
 
  郭文景现为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也是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他的歌剧《骆驼祥子》2015年在“歌剧故乡”意大利演出,是第一部在欧洲巡回演出的中文歌剧,歌剧《狂人日记》《夜宴》《李白》等在国际舞台上获较大影响。此外,他还曾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活字印刷》的表演创作了独具特色的音乐,应邀为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李少红的《红粉》等40多部影视剧写过音乐。
 
  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郭文景的创作离不开巴蜀文化的滋养。在后台,他跟记者聊起自己眼中的巴蜀文化与音乐创作。
 
  被巴蜀文化滋养
 
  采用“吸地气式”作曲
 
  郭文景1956年出生于重庆。源远流长的嘉陵江、被雾气环绕的歌乐山、船工们口中的“川江号子”伴随着他的童年。
 
  1974年,18岁的郭文景作为重庆歌舞团小提琴手来到成都,和四川其他文艺院团演员一起“组团”参加全国文艺汇演。回想起在成都的日子,郭文景至今仍记忆犹新:“我这个从‘山城’来的孩子第一次到成都平原,和小伙伴们兴奋地骑着自行车,期盼着人生中重要的表演。”
 
  汇演归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郭文景听到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一交响曲》等外国交响音乐唱片,由此发现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新天地,于是他将自己多年苦心搜集的小提琴练习曲全部出让,换得斯波索宾的《和声学教程》和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管弦乐原理》,开始自学作曲。3年后,他再次来到成都考试,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后出国留学,随着积累和阅历的不断加深,逐渐在国内作曲界崭露头角。
 
  被评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的《蜀道难》、在全国作曲比赛中获奖的《川江叙事》、大提琴狂想曲《巴》……作曲初期,郭文景的作品受到巴蜀文化深深的影响,他把自己的创作方式称为“吸地气式”的:“这不是几次采风后的表面对应的创作关系,几十年的成长,巴蜀文化已深深浸润在我的骨子里,创作中无形地受到影响,成为我这个人的一部分。”
 
  作曲家里的“文学迷”
 
  敬佩鲁迅的中国情怀
 
  室内歌剧《狂人日记》《夜宴》《骆驼祥子》《诗人李白》,与著名话剧导演李六乙合作巾帼英雄战争三部曲之《穆桂英》《花木兰》,包括这次在四川交响乐团音乐会上演奏的《社戏》《野火》……不少他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力作中,都透着浓浓的中国风和文学情怀。
 
  比如小提琴协奏曲《社戏》,第一乐章第一个主题按中国西南山区的民歌特征而作。苍凉的基调铺垫,左手拨小提琴弦,仿佛一件古老的民间弹拨乐器,在伴着独奏者的吟唱。随着独奏小提琴明亮的高音区,进入第二个主题,川剧高腔中女性角色的唱腔,婉转凄美。接下来小提琴的双音,在模拟中国西南山区少数民族的口弦等吹管乐器,高潮部分汇聚了前面的所有主题,独奏小提琴将山歌主题与川剧主题集于一身。最后乐章在京剧最流行的“流水”中寂静结束。“山野的苍凉和喧闹的市井对比,仿佛一暗一明,一男一女、一阴一阳。”郭文景介绍道。
 
  当问及这首曲子的名字是否是受中国著名文学家鲁迅同名杂文《社戏》的影响时,郭文景坦言:“其实这首曲目和鲁迅作品没有关系,它泛指乡村民间、节日的演出。不过,我确实也很喜欢鲁迅先生的作品,他带有中国知识分子的批判性,并且对时代认识得相当深刻。”
 
  其实,郭文景也是一个“文学迷”,他喜欢斯蒂芬·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笔下亨德尔奇迹的精神复活,怜惜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赞叹《象棋的故事》叙事方法之巧妙,197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艾萨克·什维斯·辛格的作品也是他的心头好。
 
  创作中文歌剧
 
  把《骆驼祥子》带到欧洲巡演
 
  郭文景的创作,以歌剧、西洋乐作品居多,被乐评人评价为曲风厚重、宏大、悲壮有历史感。郭文景带着这些用“世界音乐语言”表达的中国内容的作品,在伦敦、法兰克福、巴黎、纽约等城市演出,引来《纽约时报》等国外主流媒体的报道。
 
  他为中国国家大剧院创作的歌剧《骆驼祥子》,2015年在歌剧的故乡意大利巡演获得成功,成为首部在欧洲巡回演出的中文歌剧。2011年郭文景为中央芭蕾舞团创作的芭蕾舞剧《牡丹亭》在英国著名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做开幕演出,2015年在林肯中心演出,随后进行了美国巡演,2016年再赴欧洲巡演。他写的歌剧《夜宴》,受南唐宫廷画家顾闳中的名画《韩熙载夜宴图》影响。这部歌剧将西方意大利歌剧优美抒情的特点与东方中国古代艺术精炼典雅的特点相结合。该剧的加长版已在巴黎、柏林和布鲁塞尔等地巡回演出。去年,美国林肯中心又将其重排,在纽约连演数场。
 
  “郭老师的音乐创作是开放的,他本人也是一个很浪漫的、喜欢不断寻求突破的人。”本场音乐会特邀笛子演奏家唐俊乔评价道,比如当晚演出的曲目《野火》,其实就是一首在曲风上较为新锐的竹笛作品。“我们印象中竹笛的特点是音色悠长清朗,曲风活泼轻快,比如传统作品《喜相逢》《小放牛》等。但《野火》打破了竹笛固有的形象和特点,用竹笛表达出愤懑、颤栗、燃烧的情绪,使之具有现代性。”加上连续吐音、半音等技巧,对演奏者来说,也非常具有挑战性。在练习中,唐俊乔常常感叹:“哦,原来竹笛还有这样的技术能力可以发挥,还可以用这样的情绪和演奏来表现音乐。”这样的作品,其实也开拓着演奏家的视野,赋予传统民乐演奏更多可能性,丰富着竹笛这件乐器的音乐性格。

责任编辑:常燕丽

 

上一篇:张思德,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
下一篇:道明竹编传承人:90后的非遗新生 把道明竹编融入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