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访谈 > 列表

保继刚: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的影响及未来研究的思考

2020-11-13 10:31:40   来源:旅游学刊     作者: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不仅带走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也对中国乃至世界的旅游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距离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已经9个多月,其对旅游的影响究竟如何?未来又会怎样影响着旅游的发展方向?2020年《旅游学刊》中国旅游研究年会上,中山大学旅游学院保继刚教授发表了他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的影响及未来研究的思考。以下为保继刚教授主题报告实录。

 

演讲实录
 
今天谈谈我自己有关新冠疫情对文旅产业影响及其发展思考。首先,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11月3日9时9分,全球确诊超4708万例,死亡超120万例。中国包括港澳台在内共计确诊92015例,死亡4746例;新冠肺炎确诊数已经是非典时期的 5590.40倍,死亡人数是1314.60倍(数据来源由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春节是中国传统的旅游旺季,但是这次汹涌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了旅游活动的完全停滞。可以判断,2020年疫情在春节期间对旅游业的影响已经超过2003年非典时期的影响。
 
目前看来,中国的疫情防控已取得阶段性成效,全国的新增确诊人数稳步下降,当时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也于3月18日实现全省0新增病例。这次疫情造成全国甚至全球的旅游业的停顿,特别是亚洲的国家,其影响的广度和深度是没有先例的。我认为国内旅游业恢复至少需要1年时间,从我国经济发展所处的周期以及旅游市场自然发展规律来看,2020年下半年国内旅游会恢复性增长,到2021下半年恢复甚至超过2019年同期规模水平,旅游业的恢复时间大体需要 1 年左右时间。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十月黄金周,有些地方大约已经恢复去年同期的70%。当然,由于国家关于旅游企业复工的相关政策尚未完全放开,比如恢复跨省、区、市的团队旅游,以及出入境旅游业务暂不恢复,所以全面开业的时间还存在不确定性。此外,全球疫情形势仍比较严峻,暂时还不能判断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消失。
 
截至2019年,面对不同的危机,全球旅游业都保持着增长的趋势。但2020年则不同,全球旅游业发展将会受到重创!2020年上半年,全球酒店业的需求下滑非常明显,7月以来,度假类产品出现大幅度反弹,受此次危机的冲击,全球旅游业发展速度将会趋缓。根据WTTC世界旅游业理事会的统计,2003年非典期间全球旅游业的损失是300到500亿美元。对于世界旅游来说,由于我国是世界旅游主要客源国,对世界旅游贡献率在12%以上,所以本次疫情对世界旅游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2020年8月2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布题为“新冠疫情与旅游业”的政策简报,简报里指出:一、旅游业是仅次于燃料和化学品的全球第三大出口品类,占到2019年全球贸易的7% 。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旅游业带来了沉重打击,2020年前5个月已损失3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1万亿元)。二、2020年全球旅游业带来的收入较去年预计减少9100亿美元,降至1.2万亿美元。这一行业的收入损失也可能导致全球GDP下降1.5%至2.8%。三、全球每10个人中就有1人在旅游相关行业就业,疫情也使得1.2亿旅游从业者的工作岗位受到威胁。四、旅游业是自然和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重要支柱,旅游业收入的减少,导致一些自然保护区和栖息地的偷猎和破坏事件增多,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修缮工作也未能正常开展。
 
关于此次新冠疫情对中国旅游发展的影响,理性评估疫情影响与疫后发展态势,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从需求角度来看:1.从旅游需求总量来看,国内旅游者规模短期内可能变小,长期变化不会太大;2.国内旅游者消费水平结构出现一定变化;3.国内旅游者空间分布出现变化:远距离产品需求会下降,近距离产品需求会上升,受目的地疫情管控影响较大;4.出境游前景不明。旅游产品价格下降。从供给角度来看:1.客源地近距离旅游产品供给将增加;2.健康旅游目的地将会有发展机会;3.总体发展速度放缓,尤其是旅游地产发展势头减缓。
 
还有几点值得关注。第一、不应片面夸大旅游业损失,现行有两种估算损失方法的问题:1.根据2019年全国旅游收入总量为6.5万亿人民币来计算疫情对国内旅游业的影响结果是偏大的,问题在于6.5万亿又是怎么算出来的呢?2019年贵州旅游收入1.2万亿,如果用这个数据做基数,损失当然非常巨大。还有,根据携程公布的数据预计,2020年春节期间全国会有4.5亿人次出行,旅游业收益不低于5500亿,人均旅游消费1222元。春节期间是否真的有4.5亿人次出行吗?还有4.5亿人次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是短途游、回乡过春节,是否达到旅游者平均消费呢?第二,“报复性增长”是伪判断。其一,报复性增长要具体看以哪个阶段的指标做参照;其二,两位数的增长就真的能算是报复性增长吗?第三,一时危机阻挡不了旅游业发展,从历史上历次灾难后的情况来看旅游业都没有消亡。而且,不仅没有消亡,旅游业在全球的经济比重中的占比越来越大。
 
 
关于疫情后的产业发展思考
 
 
第一,可以借机挤掉旅游统计的“泡沫”
 
当前的弊端或是把在一个目的地的景点参观人数相加,或是大数据不加清洗,进行重复计算及将人天数当人次,产生叠加效应,从而导致数据与现实不符。解决的方法是引入地理尺度来进行统计,即按省、市、县三级地理尺度来进行游客统计。举2019年国庆广西游客人数统计的例子。未筛选的区外游客人数由区内14个地市的统计数据加和得到,筛选后的游客人数则直接以全区为统计尺度统计得到。

 

筛选前后的总游客数相差1029.55万人天,差值达到总人数的40.3%。如果不筛选,统计结果明显偏大。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官方统计数为3330.04万人次,这个数字比筛选后的总人天数会大很多。
 

旅游大数据统计的是人天数,不是人次数。按照原国家旅游局的定义,什么叫做人次?人从离开家出去到回来算一个人次,不是参观一个景点算一个人次。比如说游客从家出发,去深圳、广州、珠海3地旅游后再回来,这只算一个人次,而我们现在大数据统计的是人天。

 
第二,需要重新认识旅游业的脆弱性
 
首先,在对脆弱性和恢复能力的认知下,我们应该考虑不同的旅游企业,其承受能力是不一样的。其次,是否应该从最早提出的旅游业投资少、见效快、效益高的灵活模式回归到替代性发展、包容性发展的思路上,而不是一味地去追求数量多么大的投资额。
 
第三,“+旅游”而不是“旅游+”
 
旅游的需求是依然会存在的。政府最重要的还是在控制好疫情之后,提供更好的公共管理服务。从产业的发展来看,要调整旅游供给体系建设的基本思路,应以“+旅游”而不是“旅游+”的方式推进旅游供给体系的建设 。
 
 
对未来研究的展望(出境游)
 
  • 影响因素

 
在出境游方面,影响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全球化和区域化的关系、双边开放问题、成本问题、预期收入问题、游客心理问题和目的地居民态度问题。
 
影响出境游的第一大因素是全球化对区域化。全球化的结果是科学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发展,生产体系全球布局。但是全球化的结果却也是有些国家空心化,它只有两头在这个国家。这样的结果可能下来会重新思考,全球化会成为什么样的全球化,会不会区域化更重要?比如说欧洲区、亚洲区、亚太区或者美洲,比原来的全球化尺度会不会缩小一点?

 

双边开放问题,包括香港特区政府跟广东,澳门特区政府跟广东也要等到对方清零了才能谈开放,现在游客去香港需要隔离14天,香港过来还要继续隔离14天。所以国与国之间一定是双边的关系,接下来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谈判,你的新冠控制到什么情况才会跟你开放。所以接下来会涉及到双边开放的问题。
 
过去全球化导致的商务旅行,承担了大部分的经济舱成本,经济舱卖一个赚一个。所以经济舱可以在一年前给预订者最便宜的票价,但是这个票不能改,改、签费用可能会更高,这是锁定利润的。但受新冠疫情影响,航空成本发生变化,普通远距离游客的出行可能会受到影响。

 

现在因为在新的形势下,我们对收入还不是那么敏感,但实际上今天已经出现很多行业收入下降,比如没有绩效工资。在预期收入下降的情况下,大家的出游是有问题的。但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国人积累的财富,特别是中产阶层积累的财富是远远高于欧美中产阶层的,国人有固定资产。3月份,我们做了一个调研,3000多份问卷里,40%的人有住房没有贷款,40%的人有住房也有贷款,说不定有贷款的是第二套、第三套,所以这部分外国跟我们是没法比的,这部分的消费还是有区别的。当然还有游客心理问题、目的地居民态度问题都会影响出境旅游。

 

  • 重大问题

 

未来出境游研究可以关注以下几个重大问题:

 

1.可能的新全球化背景下国际旅游如何变化(如旅游流向与流量)。如果全球化真的会发生改变,全球性的长距离旅游,整个旅游流量、旅游流向会不会发生大的变化?这是大家都需要提前去预判的。

 

2.新地缘政治对国际旅游的影响。比如我们周边国家和我们国家的关系,在新的地缘政治情况下,对旅游到底会有什么影响?在新的地缘政治下,我们国家对入境游会不会比前一个阶段采取更加开放、更加欢迎、更加便利的程度?不仅仅为经济,而从文化、交流的角度,我们会不会更加的开放?

 

3.航空公司大量亏损对国际旅游的影响。航空公司大量亏损对国际旅游的影响,航空公司破产很多,这个影响是直接的。

 

4.全球经济下滑对旅游业的影响。这个影响,明年会很大的显现出来,当新冠疫情过去以后,大家就能看到经济下滑对旅游业真正的影响,旅游业不是必需品,是提高生活质量的一个需求。

 

5.新冠肺炎疫情后游客决策行为的变化。包括我们的花费、空间决策、消费决策会有什么影响。

 

6.新冠肺炎疫情后目的地居民态度变化。以前目的地居民都十分欢迎游客,现在是不是会担心传染病,担心其他的问题?以前只是担心通货膨胀,担心拥挤,现在又多了一个担心。

责任编辑:殷毓晗

上一篇:在世界行走 在北川停留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