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小镇 > 列表

安州雎水:春社来踩太平桥
2019-07-04 16:32:32   来源:文旅杂志     作者:周召邶  

【雎水古镇】
    一早,从绵竹赶往安州雎水场。跨过绵竹市境 到挨着很近的雎水,不过二十多公里。其间有部分 是高等级路,而安州境内直到雎水是石头路,昨晚 下了雨,坑坑洼洼的路面到处是泥浆浆,车一经过, 泥水四溅。沿途大片油菜田,菜籽花花开得正盛, 虽是阴天,看起仍是金灿灿的,晃眼。
    安州处于四川盆地西北边缘的龙门山脉中段, 与成都平原接壤,是山地、丘陵、平原衔接的地带, 而雎水正好位于龙门山地与丘陵之间。因山间有雾 气,“草色近看遥却无”,但视线越过平整的油菜田, 远远地能看到重叠的山影,当山影逼近而逐渐清晰 时,就到了雎水。
    沿途很多乡人往这边汇拢来,走路、骑车,或 坐摩托,坐中巴车,不像赶场时背篓挑箩篼的,大 家都穿得干干净净、齐齐整整,就像是去那儿耍或 走人户。今天春社日踩桥会,也正是这周围远近乡 人的节日。
    在近场口的地方,人车渐堵,警察拦着不准车 辆经过。我们顺着人流往里走了好几百米才进雎水 新街。经过新街穿老街,又走了几百米才到踩桥会 集中的区域,即以太平桥为中心的干河子(当地一 段称雎水河)两岸。老街很窄,东西向,在干河子 南岸,普通的青瓦穿斗平房,很少大宅子常有的像 样的门斗儿和风火墙,开店的也少,街房的寒碜与 雎水所处的地理环境历史变故及出产不无关系。
    因为今天踩桥,街沿上还有些摆摊的,但不像一般场镇赶场时那样起堆堆。人们牵线线地往踩桥 处拥去,心思像都已到桥上去了。这条老街叫太平街, 或许因为直连太平桥而取其名。当穿过一个像是城 寨的悬山拱券门,太平街再过去几十米成了半边街, 只有靠坡一边有街房,而临河一边是敞的;河坝子 里扎场子搞游乐,东一堆西一拨的人,两岸上下以 卧佛寺、太平桥为核心,人潮涌动,喧嚣热闹的景 象一下展现在眼前。
    出了半边街,便是起伏的坡道,一边是干河子, 河岸未修建堡坎,呈自然模样,或缓或陡的土坡; 一边是地势比小径更高的油菜地。
    街口有几个婆婆喊着给人“结缘”。一个婆婆 端着盆子,里面装了好多裁成一尺多长的细红布条, 另两个婆婆手头拿着红布条。有大人抱着小娃娃来 “结缘”,婆婆把红布条拴在娃娃手膀子上,大人 随后付了一元钱。
    街沿上还摆了个大木匣子,中间嵌了个显示屏, 上面有个女娃娃的头像,木匣上标明“姓名预测人生,收费二元”。沿途还有些算命的,或看卦的, 及出售所谓“中国奇书”,讲通过生肖属相预测穷通、 事业、婚姻、寿元等,但今天人们的兴趣都在太平桥, 没有什么人理睬他们。
    在距太平桥一百多米的地方,警察把守着,不 准人流顺着河南岸往太平桥挤,而是指引着他们下 到河坝子里,那里的浅水处搭建有几乎是贴着水的 简易木排桥,人流从上面过河到对岸,再上坡,然 后绕道去太平桥。显然这样是为安全考虑,就像城 市交通在某段拥挤时决定机动车单向行驶一样。经 警察允许,我走没有人流的一段南岸,很快抵达太 平桥跟前。
【建桥踩桥镇“水怪”】
    此时,高而拱的太平石桥早已挤满了人。从桥 东侧仰望,背景浑茫的山影上衬着巨大的拱桥,拱 背上密密的人头摇晃着,使高耸气派的石桥有着不知何时就要飞起来的感觉。从地势看,桥南岸的山 坡更陡些;北岸没有平坝,油菜地及楼房层层高起, 连着石桥的道路从桥头起向北上升,看人流潮水般 泻下来,直冲向拱起的桥上,再流进正挡着桥南头 的卧佛寺山门。因太多人了,又漫溢向桥头两侧的 河岸。卧佛寺背后是陡起来的山崖,当地人称“虎 头崖”;远远地能看到,高高的崖间有条公路,一 些乡人正是从那儿顺着一条崎岖的小径滑溜下来, 绕过寺庙西侧而到山门前并上太平桥。
    太平桥建于清代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 是用石条子铺成的单拱桥,桥长 24 米,宽 7.8 米, 跨度达12.2米,桥高8米。其高度与跨度在雎水 山沟里展现的气势及与之相映衬的景色已被桥栏上 的刻联生动的描绘:
    鱼洞山前悬半月,虎头岩下见长虹。
    为何要在当时是如此偏僻的一个小乡场上修建 这么大的石拱桥呢?据当地的传说,早先雎水河每 到夏天涨水季节就泛滥,场街农田农舍人畜都遭殃。 求神问卦,说是上游十多公里处的罐滩有水怪,只 有在虎头崖下建座石拱桥,桥建成封顶时再叫乡里 人都来踩桥,才能把水怪镇住。于是本乡人请来石 匠掌墨建桥。
    石拱桥在洪水来临前的春社日落成,当天便邀 四乡里的人来踩桥。开始踩桥时,有迎亲队伍过来, 大家请新娘先踩桥,新娘上桥,边吟诗边把头上的 金簪拔下来扔到桥下:
    新娘子来踩新桥, 高高拱桥万年牢;
    不惜金簪抛河里, 从此有了太平桥。

    跟着,迎亲队伍都踩上桥并各自把随身带的钱币、饰物、衣衫等抛下河。随后,远近来的乡人都上桥并都跟着往桥下抛钱物。这就是本地每年春社 踩桥习俗的由来。
    传说呈现了本地风俗的奇异性并折射出本地人 的精神趣味。干河子从山地涌向浅丘或平原在谷口 会形成巨大的冲泻之势,处其当口的雎水为每年洪 水肆虐,百姓不能安居,财富荡失殆尽。雎水人不 愿舍弃祖辈生存的家园,在此生儿育女,渔樵耕读。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治理洪水,比如疏通河道,引流 排洪。而民间流传的建桥镇水、踩桥免灾的传统习 俗及其活动,则是这种美好愿望的体现,又多少蕴 含了人们天性中的乐观和浪漫,踩桥活动也一直延 续到今天。
【结缘、消灾和祈福】
    南桥头东侧这边有块稍宽些的空地,临河砌有 挡栏,靠边是一些卖符子和香蜡的摊子,乡人挤在 其间,拿出香蜡、符子、火炮儿,把香蜡、符子贴 着桥跟前点燃,然后又在挡栏外放火炮儿,噼里啪啦, 周围的人在响声中兴致更高地走上拱桥。
    本地人春社日踩桥,郑重其事地要来桥跟前烧 香蜡,而且说是早些更好。凌晨开始,就陆续有人 来拱桥前烧香了,就像成都人腊月三十晚烧子时香和正月初一烧香,预示来年平安吉祥。烧完香再踩桥、 扔钱物。所以,有好早来踩桥的,就有好早来桥下 捞钱物的。
    待我从卧佛寺这头上太平桥时,看见一队穿迷 彩服的年轻小伙子在桥中间由低到高站成一条线, 把桥上的人分隔成了东西两边,踩桥的人便因此分 成一上一下的两拨;顶上桥栏边还站有几个穿制服 的警察。
    我挤到桥的最高处,看见踩桥的人一潮潮地涌 来又泻下,一边是缓坡上密密的房舍与菜花地间汇 拢来的人流,后者越来越粗壮有气势地涌来;一边 是陡起的山峰下寺庙抵着桥头,以博大的胸怀迎着 桥上源源而来的世人;石桥栏外拴有辟邪的红布带 子。我突然感觉这或许就是所谓结缘,是什么主宰 在这一天为众人安排的巨大的善缘?到桥顶的一些 人纷纷挤到桥栏边扔下钱币和一包包的衣物,有些 是直接摸出角票或把一元二元裹成筒掷向河里。
    古代春社日是祭土神,要献上牛、羊、猪及醇酒; 挨近河边的想法可能特别些,对江神或河神,除了 崇拜,更有敬畏之心,所以一般献上酒肉等祭品会 觉得不满足,心理上也许要想,发大水失去的东西 甚至生命不知好多。现在当然不可能再有“献女儿” 的事,而踩桥并往河里丢钱和自己穿过的衣服,倒 也充分地表达了本地人对神灵的虔诚,故以衣代身, 神灵也接受了。所以踩桥会便延续了几百年。
    桥北的人流中有舞狮摇彩船的为踩桥造势助兴, 还有卖气球、饰品、各种耍玩意儿及吃食的,但踩 桥人流并没受其影响而减弱,仍一个劲地往桥上涌, 不但看不到间断,反而势头越来越大,越来越猛。 距桥稍远的路边有几个卜卦算命相面的摊子,其中 一个桌子围了好几个乡人。桌边昭示“相法台”。 桌上摆放着一张男女并排的头像,中间有一行字:“前 古志麻衣相百痣图像。”原是取自命相家专用书《麻 衣相法》的头像,是以痣推相预测贵贱吉凶祸福的图。旁边还有本《中国古代痣相大全》及一些红纸。
    相士正问着一个妇人,然后在红纸上写着生年 属相及天干地支等,最后在一张黄纸上用墨写了“雎 水”及具体所在生产组、“观音大士”等字。一看 原是印好了的“通天殊文”,密密麻麻好多行字, 醒目的是“消灾免难符敕令”和“福寿康宁”几个字。 乡人来踩桥,都抱有美好的心愿,顺便相面求符箓 以得指点或保佑。到桥跟前来的人,像是都与神灵 有感应,或者理所当然地要想方设法与神灵沟通。 桥北最挤的时候人流中仍有好几个妇人端着装有红 布带的盆子,劝上桥的男男女女结缘,给这个那个 人手臂上拴红布带。结了佛缘,能辟邪趋吉,乡人还是信。
    近午时,踩桥达到高潮,我再上桥,觉得身不 由己地被人挤着往上去。仰头看,不少大人把小娃 娃放在肩头上,成都人说的“搭马马肩”。听来过 的朋友说,雎水踩桥中重要内容之一是小娃娃拜干爹,一般是身体不好的娃娃,拜了干爹,就会消除 病灾。但这里不同广汉雒城拉保保只看像头儿,然 后硬拉,而是既看面貌又要对生辰八字及属相,对 了才说当干爹。
    说妥后,就抱娃娃在桥上走三遭,又放鞭炮, 又向河里扔钱,扔娃娃穿过的旧衣服,预示开始新 的生活。最后在街上摆席请干爹,干爹同时要买一 套衣服和一对白细瓷碗送给干儿女,所谓打发“衣 禄碗”,隐喻娃娃以后不愁吃穿,健康成长。
    我仔细地注意那些抱娃娃的大人,没见到有拜 干爹的动静,大概这里十分礼性的“拜寄”娃娃的 过程被踩桥的浪潮淹没了也未可知。但我在桥上时, 老想听到朋友去年在桥上听到大人们为拜寄娃娃而 敞开嗓子喊:“哪个是1973年生的”声音,却没有听见这样的声音。
    卧佛寺迎着太平桥涌下的人潮,庙里也挤满了 人,烧香拜佛、点平安灯、吃斋饭等,香烟缭绕, 钟磬回响,恍惚仙界。
    踩桥的或进庙的人,最惹眼的是穿着时髦还染 了金发的年轻男女,他们既是参与者,又像是旁观者, 不仅手牵手地踩桥,也在庙门口打手机,在岸边看 桥下捞钱物,并且还去挤独木桥,到河坝子里看各 种表演及参加有奖竞赛游乐活动。
    本地人都说,不管长幼男女,只要踩桥,就有 好处,只是各人的心愿不同。老人想的是健康长寿, 娃娃儿有出息,年轻人想的是浪漫恋情,做生意的 想财源滚滚来,农人想的是风调雨顺、年年丰收等等。 人多,闹热,像过节一样,所有的人都追求福至心灵、 吉祥平安,为此兴奋而快乐。
    我到坡坎上、楼顶上远眺太平桥及雎水河上人 多如蚁聚的情形,让人联想到宋人张择端画再现北 宋汴京(今开封)市井繁华的《清明上河图》,雎 水一个小小的山区边远乡场能在一天内聚集万万的 人,而且是从远近州、市、县涌来参加春社踩桥会, 雎水的影响及诱惑力超出了我这个都市人的想象。
    其实,雎水的魅力既在它春社日的闹热,也在 它平时的恬静。老家在安昌镇(安州城治)的著名 现代小说家沙汀于“皖南事变”(1941年)后隐 居雎水十年之久,潜心创作出了他的代表作《淘金记》 《困兽记》《还乡记》《奇异的旅程》等。可以说, 没有雎水优美的山水环境,充沛的人文气息,就没 有沙汀小说创作的高峰期及黄金时段,沙汀地方风 味浓郁的故事情节中,或许就潜藏着半个多世纪前 雎水以及来雎水踩桥的周围各县乡民的身影。
 

责任编辑:李磊

上一篇:塑造精致乡舍 传统合院化作民宿琴舍
下一篇:羌寨:一位摄影师的人类学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