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康养生活 > 列表

春堡山散记
2019-10-30 16:22:31   来源:文旅网—文旅杂志     作者:余自忠 

  也许因为故乡的山川曾经养育过顶天立地的先贤,也许因为只有故乡的明月才能显影出那般令人神往的诗行。多少年来,我对故乡的山川一向情有独钟。人们都说这里物华天宝、山河毓秀,都夸广安人杰地灵、民风淳朴。是的,数千年岁月沧桑在这里孕育了灿烂的巴蜀宕渠文明,绵绵华蓥、浩浩渠江为我们滋生出了众多的名胜风景。也难怪每年都有数十万计的中外客人来此观光旅游。
 
  在一个天高云淡的晴日,相约几位朋友去城郊爬爬山,顺便采集点民俗民风什么的,毕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于是,我与几位相好不约而同地慕名选择了登游春堡山。
 
  沿广安城南开发区至邓小平故居的高等级公路北行约5公里,我们来到了协兴镇春堡村。抬头西望,眼前一座山岭拔地而起,一峰独秀,卓有风姿地凸现于周边众多的大小山岭之中,与邓小平故居遥遥相望。这,便是历史上“广安十六景”之一“春山积雪”的春堡山,也有人称之曰春波山。
 
 
  正当我们向路人打探上山的捷径时,一位姓肖的村民告诉说:“要到山顶,只有一条山路可以上去,要是走错路,就难得爬上去了。”说罢,老肖主动为我们当了义务导游。我们沿着一条山石梯道徐徐往上攀登。在临山顶不到百米处,有一道寨门遗址尚存,因左右皆是悬崖峭壁,还真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登上山顶,放眼远眺,方圆数百里山水尽收眼底,宛若一幅色泽凝重的立体画。眼前,一条蜿蜒的清清小河绕过山脚,东向而去,这便是渠江的一条支流——浓溪河。
  在一处寺庙遗址前,我们从老肖的介绍中得知,山上原有一座庙,上下两重殿宇,殿前有两口常年不涸的井,水质乳香浓郁。周围许多的洋槐、黄葛等古树木掩映成趣,林中鸟声不绝;殿宇历史悠久,工艺精巧,殿内供有许多形态各异的菩萨、罗汉,寺内常年香火旺盛;每当寺庙的洪钟响起,便可使你静静地领略一番孤峰寒山寺、钟声绕万家的空寂感受。
 
  给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春山积雪”的传说了。相传,从前这里曾是一片桃园,每逢桃花盛开时节,烂漫一片,香飘云天;旁边的一条小河(浓溪河)清澈甘甜。一日,有位年轻美貌的瑶池姑娘因羡慕人间仙境,偷偷下凡来到浓溪河中洗浴梳妆。正当那女子沉醉桃花溪流之时,一只可恶的鹞鹰忽地飞到河边,叼走了姑娘的衣裳。可怜的姑娘只好栖身于桃林,一片片地掇拾落英编织衣裳。王母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令天降大雪示罚。纷纷雪花足足下了三天三夜,无衣蔽体的姑娘终被冻得晕死了过去。地上的积雪一层一层地加厚,渐渐地覆盖了姑娘的四肢、面庞,只有那缓缓起伏的胸部尚挺现在浓溪河畔。春波山,一道美丽而富于传奇色彩的靓丽景观便从此而诞生了。
 
  据说,后来那只可恶的鹞鹰也被罚囚身于山北的一个岩隙下,人们称那为“鹞儿洞”。后来,山上便成了修女们避世修身的匿身之处。再后来,山上又拆庵建庙住进了敲木鱼撞钟的和尚。新中国成立后,山上的寺庙又一度被改用为村上的小学。随着村小学的迁址,山上那目睹数百年沧桑的寺庙也就渐地破败隐遁了,仅给一代代寻踪觅迹者留下些感慨、惆怅和沉思。
 
  优美的传说毕竟太遥远,然而,“春山积雪”的景观却是指日可待的。倘若适逢天降瑞雪,晶莹的霏雪便可在一夜之间给饱满的山体换上一身素洁的银装,那丰满的银峰对天而峙,似静睡的少女,给人以无尽的遐想,托举出一道迷人的景观。
 
  由于春堡山的峭秀奇险,历史上曾有不少知名人士为之钟情吐爱。据史载,明代广安知州许仁曾依此自称“春波牧者”;清代诗人陆良瑜也曾为它题下了“几叠琼瑶压翠螺,春山见我别情多。何人谏议风千古,浩气寒光尚满坡”的佳句。
 
  春堡山的闻名遐迩还在于它曾是邓小平儿时玩耍之处。山中的故事传说、飞禽走兽、菩萨罗汉、峭壁险洞等无不吸引着活泼好奇的少年邓小平。少年小平曾常邀伙伴来山中登高眺远、捕雀拾菇、猎奇赛勇,在山上山下、山前山后留下了许多可寻可觅的足迹,给美丽的春堡山融入了更为盈满的灵气与魅力。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是的,春堡山无疑是当地百姓乡愁中的一缕唯美情愫,是小平故里一道色泽艳丽的大美景观,伴着小平故里文化旅游建设的日臻完善,春堡山将深情迎送更多南来北往的观光游客。
 
责任编辑:张桥会

上一篇:“肖家坊”流淌老成都诗意栖居
下一篇:四川又有24处入围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