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行摄摄 > 列表

川北行 我梦中的巴蜀
2020-01-15 11:32:29   来源:文旅杂志     作者: 鹿 斌 

  四川,巴蜀,天府之国,对于2012 年7月20日之前的我来说,纯粹是一些地理和文史知识里的名词,在空间上无疑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李太白的一句“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让人潜意识上觉得它闭塞、独立、神秘和遥不可及。
 
  “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剑阁天下险,夔门天下雄”,这些来自旅行社的宣传,虽令人耳熟能详,但像一帧照片中的樱桃,有令人眼痴的色调,却不能让人“嚼破红香堪换骨”。因此,巴蜀一游是我藏于心底多年的梦想。天才诗人李白,五岁时随父迁居绵州,遥远的出生地碎叶,几乎没有给他幼年的心灵留下什么印象,而是蜀中壮丽的山川和灿烂的文化,给了他最早的启迪。使他博得“谪仙”美名的那篇《蜀道难》,可以说正是山川奇气与天才豪情的结合;而“漂泊西南天地间”的杜甫,十年里创作的诗篇,以《秋兴八首》为代表,成为后人仰止的高峰。
 
  地灵人杰,巴蜀因了李杜已足够辉煌,但中国文学史上另外几个巨星,将它的天空映照得更加灿烂。“蜀之人无闻则已,闻则杰出。”以一部《法言》名贯古今的扬雄、赋才天纵的司马相如、高步三唐、横扫六代的陈子昂、被林语堂誉为“人世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苏轼……无不是光耀千古的巨星。
 
  映秀
 
  出成都进入岷江大峡谷,经过一处处的断垣残壁、路陷桥塌的地震遗址后,一个崭新靓丽的现代化城市呈现在眼前,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沉郁、感伤的心情顿时云散。这就是映秀。
 
  映秀镇是四川阿坝州汶川县的一个镇,为阿坝州的西南门户,是成都去九寨沟、卧龙、四姑娘山的必经之地,都汶高速和213国道绕城而过。
  2008年5月12日,因处于大地震的震中,映秀成为重灾区。震魔十几秒钟的肆虐,致使山崩地裂,江河移位,房倒屋塌,数万人罹难,一时满目疮痍,顿成人间地狱。随后展开的救援,艰难而悲壮,一时一刻皆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弦。
 
  映秀,如凤凰涅槃,如今英姿勃发。首先是林立的高楼,新颖,独特。棱角突兀的造型和门窗上的纹饰,彰显着藏羌民族传统的建筑风格;结构的大气和线条的明朗则透出了现代建筑的因素。更随地势的起伏,一城的建筑,远远望去,呈现出高低错落、参差有致的视觉之美。楼房间的街道都是水泥地面,干净整洁,没有杂乱的石块、瓦砾和荒草。无论是临街的房屋还是远一些的楼宇,也无随意搭建或张贴的广告。尤其是门面房,外观大体一致,色彩多是白色或米黄,连匾额的大小也是统一的,字体多是隶书或揉进了藏文风格的楷书。而内地城市里的一路两行,往往因了太滥、太杂、太夸张、太随意的广告,在刺激你眼球的同时,也使你的心里充斥了烦躁和厌倦。相比之下,在这里,一切是那样的祥和、宁静、协调……其次,大峡谷中的映秀城因了岷江的曲折,衬以道路的缠绕和桥梁的点缀,显得独具一格。
 
  千里奔腾的岷江自北而来,像一条巨大的臂膀从东边环抱着映秀镇,然后折向西南。而发源于邛崃山系巴郎山的渔子溪——这条岷江上游的一级支流,也曲曲折折地穿过崇山峻岭,在映秀镇汇入岷江。都汶高速从东南直行至此,213国道则从西南而来,从西边绕城而过,在城北与都汶高速和303省道相接。在大峡谷之间,一个狭小的区域里,水依山势,路傍江行,自然就有许多造型宏伟、风格各异的桥梁。这个几年前山崩地裂、魔鬼肆虐、生灵涂炭的地方,今天变得如此亮丽,洋溢着魅力。为映秀的今日,我奉上一首小诗:
 
  幢幢高楼映日晖,一城璀璨秀江隈。
 
  凤凰浴火重生出,曾是当年瓦砾堆。
 
  九寨沟
 
  初中时,从《人民画报》上,我虽领略了九寨沟贝阙珠宫般的美丽,但对它的地理位置,印象却一直模糊,认为它就在成都的附近。九寨沟在我心中已色彩斑斓了三十年,这一永不褪色的印象,只来自几页画报。对于一个爱好旅游的人来说,它如同张家界,如同西双版纳,如同长白山天池和黄果树瀑布,都是不可不去的胜地。因此,九寨沟一游,一直是我心底的梦想。
 
  乘观光车深入景区,经过芦苇海、卧龙海、树正海和树正瀑布,再经过有着美妙传说的老虎海和犀牛海,就到了宏伟壮观的诺日朗瀑布。从此,九寨沟的景点分成两线:一线,经五花海,终点为原始森林;另一线,经五彩池,终点为海拔三千多米的长海。
 
  往茂密的树林深处,有一条用厚实的木板铺成的路,宽而平整。林木笔直高大,千株万株,让你望不到边际,也看不到一隙天空。整个树林间异常静谧,偶尔有鸟的叫声,天籁一般,悦耳动听。但森林深处仍给人一种神秘甚至恐怖的感觉,多数人半路就折了回来。
 
  在所能望见的区域里,让人感触最深的是林子里横卧在地上的枯木。枯木随处可见,有的躯干非常粗大,但表层腐烂成粉末状;有的是成块成块地剥落了,与下面的腐叶一起成为土壤的一部分;有的如生了绿锈一般,长出了苔藓……可以想象,不知多少年前,或因了狂风暴雨,或因了电光雷火,它们轰然倒下,又在漫长的岁月里,渐渐地被腐蚀,最终与生它的土地融为一体,完成了一个生命的轮回。
 
 
  (鹿斌,笔名露白,1967年生,河南沈丘人,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以上选自作者系列散文《川北行》。)

责任编辑:常燕丽

上一篇:精致婉约 战国木牍文化生态园
下一篇:营山书法绘画作品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