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速览 > 列表

当你凝视世界的那一刻

2019-07-05 11:09:52   来源:文旅杂志     作者:孙谦|文 李杰|摄 

  多年来我一直关注着台湾摄影家阮义忠的影像,他那种田野考察般的作品,在每一个落点上都携带着原始的基因,那是人与大地之间血脉相连的见证。可惜的是,在我们的时代,阮义忠式的艺术,早已随着世界的变化而式微了。
 
  最近,在好友席永君的书房,偶然读到了著名摄影家李杰的影像作品,我内心突然找到了那种久违的感动。这个以柬埔寨洞里萨湖渔村为对象的写生集,李杰用影像讲述的生活,是远离我们生活现场的亚热带渔民的原生态生活。
 
  李杰的黑白影像所呈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古旧年代感,一种异域情调,一种辽阔苍茫景象,而是他在一瞬间所抓住的一种真实性——一种源于内心愿望的真实性。这种真实性,就是从实地的生活中,从孩子们的姿态、神态和眼神里蔓延而出的,它在一瞬间抓住了凝视者的心。这里,李杰用镜头所抛出的抛物线是柔性的,不论场景如何变化,它始终牵着人的心灵世界。
 
  这里的生态和孩子们的神态所包容的时空,似乎是一个凝止不动的时空,他们在影像中构成了文本空间内的有机层次,并对应了整个时空的动态。
 
  孩子们是这一组镜头中的主角,孩子们的眼神恰恰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那是一些没有经过现代文明污染异化的眼神,在黑白分明中处之安然。那是一些从未被贫穷褫夺的眼神,在满目贫陋中清澈见底。它们给我们打开了整个世界,人的真实的世界,我沉浸其间,阅读从那里流散出的色彩、气味和声息,在那儿流连。
 
  可是,当你正真触碰到那眼神的内里时,就感到那儿的天真纯粹,会把你的成熟和经验击穿,并让你透视出自己内部一切层次,你自己在那眼睛下现形了。
 
  当然,他们是无可置疑的弱势群体,我不敢说孩子们这样一种安然的平静,是拜佛祖所赐,这对他们显然是不公平的,因为获得富足生活是每个人的根本愿望所在。但是,我更清楚现代文明异化所改变的是多么触目惊心。
 
  不过,还是随着摄影家的镜头一起凝视洞里萨湖畔的孩子们吧,那是对另一个被人遗忘世界的凝视,当你凝视那个世界的一刻,整个世界都在凝视你。
 
  创作背景:
 
  柬埔寨(Camhodia)位于亚洲东南部的中南半岛南部,其东部和东南部同越南接壤,北部与老挝相邻,西部、西北部与泰国毗邻,西南濒临泰国湾。
 
  暹粒距柬埔寨首都金边(Phonm Penh)约310公里,常住人口约1万多人。海拔30米,属热带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达30°C左右。5-10月为雨季,11-4月为旱季。每年4月最为炎热潮湿,白天气温达40°C左右。
 
  柬埔寨是亚洲典型的农耕国家,历史悠久。远在三四千年前,高棉人就开始在湄公河下游和洞里萨湖周边地区居住。柬埔寨共有20多个民族,高棉人占80%。
 
  中季伦(Chung khneas)乃是洞里萨湖畔的一个普通渔村,距暹粒(Siea Reap)城外约20公里。洞里萨湖(Tonie Sep)是亚洲最大的淡水湖,丰水期水域面积达12000平方公里,枯水期也有2500平方公里。中季伦附近还有一个村落叫甘邦克良(Kompungcleng Lomorrow),与中季伦水路相通,陆路距暹粒约40公里。这两个位于湖畔的渔村有200多户人家,近2000人。
 
  村子里居住的基本上都是高棉人。因季节性湖泊的特殊性,形成了湖畔村落百姓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主要靠在湖边捕鱼捞虾为生,也有些村民利用枯水期露出的湖底地抢种一季水稻。由于气候炎热,水稻的生长期只有70-80天。
 
  居住在湖畔的高棉人经常要随湖水的涨落搬家,因此,他们居住地房子和家庭陈设都十分简单。他们的房屋是用硬木或树杆做支架,屋顶和壁用一种晒干的阔叶植物编织铺盖而成,可遮风避雨,四周的墙体可活动支撑,为的是通风降温。条件好的人家遇涨水就搬进船屋,没有船屋的人家只有把屋子整体搬往高处。有时,一年要来回搬好几次。如今,有的村民建新屋时,将屋子的架空高度增加数米,免去了潮涨潮落搬家的麻烦。
 
  艺术简介:
 
  李杰,男,重庆长寿人,1956年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英国皇家摄影学会高级会士。1987年,参加四川成都“四川五人”黑白摄影展;1993年,参加德国科隆“四川人”个展;1998年,在新加坡举办“冬天的童话”个展;1995年、2006年,两次获得巴蜀文艺奖;1996年,获“四川省青年摄影十杰”称号;2004年,获《中国摄影》年度十杰;2006年,获第五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摄影作品集《康巴的太阳》《川西民俗》《冬天的童话》《中国川剧脸谱》《梦幻九寨》《布拖记事》等。  
 
  责任编辑:张佳

上一篇:茶马古道上的诗经植物(一)
下一篇:现代南充 面向世界的繁荣——写在南充市首届文化和旅游发展大会召开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