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乡音乡愁 > 列表

古老话题:川东北婚嫁文化
2019-07-18 16:16:39   来源:文旅杂志     作者:王兴广 

  西充自古就是忠义之邦,也是礼仪之邦。西充关于婚姻的传统习俗非常丰富,几千年来,形成各自完整的一套礼节,由于时代的发展,这些习俗不断简化,有些甚至失传,在此我们呼吁加大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
  西充传统的农村婚嫁,一般要经过说媒、吃见面酒、订婚、迎亲、哭嫁坐歌堂、办婚礼、回门等程序,西充人尤其看重的是迎送亲、哭嫁坐歌堂和办婚礼这些过程。迎亲,就是婚日头天,男方要备“五台”粮柜、香柜、八仙桌、板凳、梳妆台(嫂子特意强调这是对一般人家、发财人家还要全盏,即锅锅碗碗、猪肉米面油甚至还要金银首饰,绫罗绸缎等,请“吹鼓手”一路张扬吹打至女家,而就是迎亲的前一天晚上,还要举行哭嫁坐歌堂(哭嫁坐歌堂所唱歌曲覆盖面广,可分为哭爹、哭娘、哭哥嫂、娘哭女、骂媒人等。内容甚为丰富,既有新娘对亲友、同伴的感恩之情和依依惜别之情,也有父母、兄嫂告诫新娘要如何待人接物、尊老爱幼、勤俭持家、处理好婆媳关系等,还有夸女婿的,也有骂媒人的。)
 
  办婚礼,西充人很注重,也很讲究。迎亲队伍到达新郎家,先是举行新郎新娘拜礼。就是我们在电视看到的那样“一拜天地、二拜祖宗(有爷爷奶奶辈的就不需要拜父母辈了)、三夫妻对拜、四送入洞房(之前新娘是不出婚房的,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新娘子才和新郎出来谢客)”,接下来就是那顿午宴,村民习惯叫“正酒”,其中,扣肉、夹沙肉、烧白等一样不少,一般都要配备八大碗,酒席中,新郎在长辈的带领下,每桌每桌地认识亲朋好友,并逐一递烟敬酒。
 
  那么,典型的婚嫁风俗文化又有哪些呢?
 
  唱嫁歌
 
  “轿夫大哥慢慢行,后面还有送亲人......”
  唱嫁歌时规矩多,礼数大,不管富贵贫贱,姑娘出嫁都要请8至24个嫁歌手陪待嫁姑娘唱嫁歌1至3天,这是出嫁姑娘的父母必须履行的一个规矩;出嫁姑娘必须开口先唱第一首歌,这是“开声歌”,开声歌唱罢,方能由其他陪唱歌手接唱,这又是一个规矩;陪唱歌手一个接一个唱,中间停顿的时间越短越好,这是再一个规矩。因此,陪唱歌手吃饭、休息往往是轮流进行。大凡姑娘出阁前,往往是嫁歌声不断,再加上小锣小鼓打击乐和唢呐笛子伴奏,真个是喜气盈门,热闹非凡。
  哭嫁歌
 
  “月亮弯弯照华堂,照到我娘进绣房。一尺五寸把儿养,我娘养女受苦寒,冷来给儿洗尿片,热来就把蚊子扇......”
 
  祥龙婚嫁歌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哭嫁。在旧时,祥龙乡嫁女人家在嫁女的前一天就开始哭嫁歌,有钱人在三天之前或者更长的时间就开始哭嫁歌了。因为他这嫁歌的时间哭得越长就更能够代表他当时的社会地位和他的经济实力、能力。
  祥龙乡讲究姑娘出嫁非哭不可,借此告别娘家闺女生活,抒发情感。不少姑娘十一二岁就开始练习哭嫁,以免婚前哭得不好,遭人笑话,视为愚笨。当时的嫁歌,其形式多种多样,既有数百年不变的固定形式,也有即兴而作的内容。从唱腔上看,以哭代唱、唱中有哭的哭嫁歌是一种情绪音乐,唱起来声调高低、节奏节拍都比较自由。其唱词随哭而编,即编即唱。内容多为恋旧惜别的,也有埋怨父母的、骂媒婆和轿夫的其数量之多,独具特色。哭嫁歌在祥龙乡不是女人的专利,许多男人在姑娘出嫁时,也能哭唱多首词曲。
  当历史的车轮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哭嫁歌面临前所未有的濒危状况。七十几岁的妇女能唱嫁歌的已经不多了,八十几岁的妇女在世的不多,能唱嫁歌的更少,有记忆能力又能唱嫁歌者,屈指可数。若不抓紧时间抢救整理,哭嫁歌失传的危险相当大。
  九大碗
 
  经常参加一些好友婚礼,人情礼节送到后,便很快地离去,对于满桌的佳肴并没有强烈的欲望,或许是因为生活条件越发地好了。鸡鸭鱼肉等虽然飘着香,却没了当年的味道。
 
  时常听老人讲起过去的故事,时常在梦中寻觅着农村乡土习俗,但都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一切都显得那么模糊。婚嫁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在川东北地区、在西充农村显得尤为重要。这里我们聊聊当年农村婚宴的九大碗。
  上世纪70年代,西充婚宴上真实的九大碗:酥肉坨坨、蒸骨(猪排骨)、熬肉(肉形三角)、油炸豆腐、让白(糯米腊肉)、木耳肉片、豆腐肥肠、粉蒸肉、苞谷猪脚(或萝卜海带)。另外,汤菜类居然包括油茶、稀凉粉、泥伯乐,这些都是90年代后演变的菜品,原汁原味的九大碗是没有这些的。
 
  九大碗,其实没有什么真实的寓意,只不过当时农村习俗是吃单不吃双,就如同坐席坐双不坐单一样的道理,仅是习俗而已。宾客落座、菜肴上席、举箸敬酒,都有严格的要求,酒席的桌子是四方大桌,知客在安排宾客时,重要宾客居堂屋,次之设在阶沿,再次之设在院坝,以此类推。宾客落座通常以高、尊、长的顺序排列座次,资历浅、年纪小的要坐在下席最后一位(俗称席口),负责递菜陪客。
  民以食为天。随着漫长岁月的演变,食物不仅是填饱肚子的东西,也是地方特色文化的代表。人和食物,总存在着一种默契。有那么一种味道,在它触碰舌尖的时候,能够唤醒这份乡愁。
 
  岁月流转,九大碗承载的礼仪、感情和文化形成了一道美丽的民俗风景。以前,西充九大碗只能在过年、红白喜事的时候才能吃到。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餐饮美食逐渐多样化,农村里餐桌上的九大碗不再是主角。
 
  但对于西充百姓而言,那种咸鲜的味道和亲情相聚的美好都萦绕在舌尖,留存于记忆深处,在时光中凝成永恒的温馨......
 
责任编辑:杨君

上一篇:双龙桥秋雨
下一篇:西充人:交往中见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