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速览 > 列表

养蜂:追逐花香的甜蜜旅程

2019-07-05 10:22:45   来源:文旅杂志     作者:王平玉|文 徐献 黄金国 王平玉|图 

  秋元村所在的南宝山地处龙门山脉邛崃段的核心地带,来之前,我对这里的安全有一丁点儿担忧。村领导段军明轻描淡写地告诉我,“5.12汶川大地震”几乎没有给秋元村造成什么影响,只有两三户人家的房屋掉了几块瓦,人和牲畜都没有任何伤亡。这里虽然与芦山县大川镇一河相隔,但“4.20芦山地震”也没有给这里造成什么影响。秋元村真是一块神奇的风水宝地。入夏以来,这里的农家乐已陆续住满了城里来的客人。“这里有山有水,空气清新,气候凉爽,又是茶乡,还有蜜蜂,来耍来耍。”段军明说。 
【只有蜂蜜比金钱更甜美】
  秋元村平均海拔1450米,属亚热带针阔叶林带,雨量充沛,气候温和,是邛崃市面积最大的村落,全村幅员24.35平方公里,耕地面积407亩,森林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位列成都地区前茅,在中国森林覆盖率尚不到百分之十九的今天,这个成绩足以笑傲全国。秋元村全村169户人家,竟有三分之一的人家养有蜜蜂,生态环境之好由此可见一斑。一排排蜂箱摆放在村民的房前屋后,给鲜花、给寂静、给和煦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赋予了新的秩序和含义。
 
  如果不是段军明告诉我,竹年洲是成都邛崃市南宝乡秋元村的养蜂大户,我压根儿不会想到眼前这位性格温和、朴实厚道的老人是养蜂高手。我曾去过竹年洲的家,他的岳父杨绍光今年104岁,是邛崃地区最长寿的老人之一,耳聪目明,思维清晰,精神矍铄,活到108岁一点也没有问题。我看到老人时,他正在院子里做家务活。当时,天空还下着小雨,院坝有些泥泞,我真担心没有人搀扶,老人随时都可能会摔跤。出乎意料的是,老人步伐稳健,见我们到来,还主动同我们打招呼。
 
  据报道,2006年入秋以来,大洋彼岸的美国近三十个州相继出现了蜂群不明原因大量失踪的现象,致使蜂农损失四分之一的蜜蜂,这个数字几乎达到正常年份冬季损耗数量的五倍。并且,大量蜜蜂不明消失现象,迄今仍在欧洲、北美、巴西等地陆续扩散,国际间的政府机构、科学家、农人与一般的社会人士,都十分关注这个问题,人们仿佛一夜之间发现了蜜蜂与我们的生活,甚至与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美国国会曾就此问题郑重地举行听证会,美国政府也一直在调查原因,希望能尽快找出解决之道。一时间,大量相关资讯在互联网上流传,甚至还有“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曾说过,倘若蜜蜂消失,人类四年后也会随之灭绝”的种种言之凿凿的传言。以至于负责编辑出版爱因斯坦论文集的卡拉普莉丝女士也出来公开辟谣。
 
  然而,无论如何,在当今人类所利用的1330种作物中,超过1000种以上的作物需要靠蜜蜂来授粉却是不争的事实。包括欧洲和北美的全球大部分农作物地区,蜜蜂都是农夫最仰赖的授粉昆虫。蜜蜂的授粉对于农作物、果园、濒危物种保护、城市园艺以及生态恢复都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意义。蜜蜂是“咖啡树的红娘”“农作物的超级保镖”,蜜蜂的大量失踪,不仅意味着蜂蜜产量的减少,更意味着一个地区生态环境的恶化。因此,作为成都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颇为关注成都地区的蜜蜂和养蜂人。
 
  今年66岁的竹年洲是从1999年开始养蜂的,最初,他花四百元买了九箱蜜蜂,经过不断繁殖,慢慢便发展成了最多时七十余箱、眼下四十八箱蜜蜂。养蜂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行业。当时,竹年洲并没有多少养蜂经验,全靠查阅有限的资料和到别人那里偷经取艺,才终于掌握了养蜂的技巧。曾“从苍天那里取得了雷电,从暴君那里取得了民权”(法国经济学家杜尔哥语)的本杰明·富兰克林说:“只有蜂蜜比金钱更甜美。”平时极少读书的竹年洲自然不知道这句话,但养蜂无疑给他后半生的生活指明了甜蜜的方向。
 
  竹年洲告诉我,在一年的时间里,对于许多养蜂人而言,只有三至八月这半年的时间能够采蜜,剩下的半年时间,养蜂人都要选择相对温暖适合蜜蜂越冬的地方呆着。他说,他认识的几个养蜂人一般每年十二月份都要到云南去繁殖蜂群,次年一月再到四川西昌等地静待春天的来临。等待是漫长的,在那些等待的日子里,养蜂人将用蜂蜜来喂养蜂箱里的蜜蜂们。    
  竹年洲并不像许多养蜂人一样,一年四季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候鸟般来回奔波,不停地追赶着花期,但每年他都要租一辆卡车,带着他那几十箱心爱的蜜蜂,去邛崃地区的油榨、火井、卧龙、桑园等地,采撷菜花蜜和柑橘蜜。不过,到了次年四月下旬,他又会带着心爱的蜜蜂回到家乡秋元村。“四月以后,南宝山上的各种山花渐次开放,秋元村便成了蜜蜂的天堂。黄皮开花了,银杏开花了,皂角开花了,杉树开花了,油桐开花了,苹果开花了,五味子开花了,女贞开花了,乌柏开花了,黄柏开花了,黄连开花了,杜仲开花了,厚朴开花了,金银花开花了......满山遍野处处花开,花种繁多,蜜蜂忙都忙不过来。”
 
  说到蜜蜂的辛劳和繁忙,有这样一组令人惊叹的数据:采集一公斤花蜜,工蜂要飞行50-60万次;而生产一克蜂蜜,工蜂要采集约1500-1600朵花的花蜜;如果蜜蜂在离开蜂巢一公里的地方采蜜,制造一公斤蜂蜜需飞行36-45万公里,等于绕地球8.5-11周。
 
  让我颇感意外的是,养蜂高手竹年洲的家里并没有一只蜂箱,他的数十箱蜂分别寄放在村民朱才元和杨宗元家。这又是为什么呢?    
【竹年洲和他货真价实的蜜】

  竹年洲说,秋元村的养蜂人家,除了他自己,几乎没有谁花钱买过蜜蜂,村民在自家房前屋后放置几个空蜂箱,不久便会引来蜜蜂。“向蜂子”先来侦察一下地形环境,确认没有什么隐患后,其他蜜蜂便陆续飞来,在舒适的蜂箱里安营扎寨,生儿育女,采花酿蜜。段军明告诉我,他家的几箱蜜蜂一年能产五十多斤蜂蜜,由于都是优质药蜜,每斤能卖三十多元。他说,自己对养蜂投入的精力并不多,因此,他把这笔收入形象地称为“飞来的财富”。在我对养蜂人有限的了解中,知道千百年来,在尼泊尔中部喜马拉雅山中生活着一群奇特的采蜂人。每逢春天和秋天的采蜜季节,这群古隆族采蜜人便会攀援在凌空的绳梯上,冒着随时粉身碎骨的生命危险,顶着成千上万大蜜蜂的蜇,在悬崖峭壁上采集蜂蜜蜂蜡以为生计。想想这些喜马拉雅山麓艰辛的采蜜人,在风和日丽的秋元村养蜂是何等惬意。
 
  当然,对于养蜂专业户竹年洲来说,他要靠养蜂为生,就必须比段军明懂得更多,投入精力更多。据史料记载,我国养蜂的历史十分悠久,公元前十一世纪,殷墟甲骨文就有了“蜜”字。成书于公元前三世纪的《礼记》中就有“爵鹦蜩范,人君燕食。子事父母,枣粟饴蜜以甘之”的记载。文中的“范”,即蜂的幼虫和蛹;“蜜”即蜂蜜。在那时,雀、鷃、蝉、蜂,都是帝王的美食。三千年的养蜂历史,自然学问多多。别的不说,仅蜂箱的安放就大有学问:蜂箱门宜朝东和朝南,不宜朝北,朝北恐遭寒风袭击;冬天,蜂箱要放置在向阳的地方,夏天要放置在阴凉的地方。比如眼下正值夏季,竹年洲的几十箱蜂便分别摆放在朱才元家和杨宗元家屋后的树林里,因为那儿凉快啊!还有气候对养蜂的制约,像地处南宝山的秋元村生态环境虽好,但气温偏低,各种树木、花草的花期较短,蜜源不多,因此,宜养中蜂(中华蜜蜂),不宜养采大蜜源的西蜂(西方蜜蜂,主要为意大利蜂)。说到中蜂,其实最适合山地人家定点饲养了,大蜜源过后,中蜂像我国东北地区特有的东北黑蜂一样,采集零星蜜源的能力比西蜂不知道要强好多倍。还有外出养蜂,入乡随俗,处理好人缘关系最重要。说到收成,竹年洲养蜂一年能产一千多斤蜂蜜,净收入少则八九千元,多则上万元。收入虽不多,但竹年洲喜欢同蜜蜂打交道。他说,养蜂的乐趣就在于自由,不受人约束。“都是货真价实的好蜜啊!都是我亲眼看着它们采回来的!哪像你们城里头卖的,很多都掺了假!”竹年洲对蜂蜜掺假深恶痛绝,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又有骄傲,又有气忿。    
【“星辰唾液”是这样采集的】

  “你长年同蜜蜂打交道,经常被蜜蜂蜇吗?”我问竹年洲。“是的,经常被蜜蜂蜇。但偶尔被蜜蜂蜇一下并非坏事,不但能祛风除湿,还能长寿。其实,不到万不得已,蜜蜂是不会蜇人的,因为,蜜蜂蜇人以后自己就会很快死掉。”竹年洲漫不经心的回答让我颇感意外。我后来了解到,养蜂人竟被列为长寿职业的首位,这让我非常惊讶。而最早提出“养蜂人长寿”论点的是前苏联科学院院士、生物学家尼古拉·齐金。半个多世纪前,尼古拉·齐金向全国200多位百岁以上的老人发信,调查了解他们长寿的原因。当他认真分析这些回信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那就是,在这些长寿者中,有143人是养蜂人,还有34人是曾经养过蜂的人,即百分之八十八点五的百岁老人是养蜂人或者养过蜜蜂的人!多么让人震撼的数据!    
  对于养蜂人被蜜蜂蜇的现象,比利时作家、诗人、191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梅特林克曾有过十分诗意的描述,他在充满神秘主义思想的《蜜蜂的生活》一书中这样写道:“一个不了解、不尊重蜂箱居民的性格和风俗的人不小心打开蜂箱后,它的确会即刻变成一堆愤怒和无畏的燃烧的荆棘......仿佛太阳的女儿从父亲愤怒的光线中提取了发亮的毒汁,以便更有效地保卫她们从父亲行善的时辰获取的甜蜜的财宝。”千百年来,人们对蜜蜂的生活知之甚少,尽管这个成群居住、默默无闻地实施惊人工程的神奇小生灵,很早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勤劳处女”的气氛、芬芳、精神和奥秘,曾感染过荷马、亚里士多德、维吉尔、卡顿、瓦隆、龙沙、普林尼、科卢梅拉、帕拉第乌斯、阿里斯托马科斯、弗朗索瓦·休伯等众多诗人、哲学家和博物学家,他们在各自的著作中多次谈到蜜蜂,但蜜蜂有序而恒定的王国对大多数人而言,至今仍是个谜。我也是怀着强烈的求知心与好奇心闯入蜜蜂世界的。我对养蜂人如何获取蜂蜜充满了好奇。善解人意的竹年洲说:“走吧!去摆放蜂箱的地方,我摇给你看。”说着便带上蜜桶来到朱才元家屋后的那片林子里。我知道这蜜桶,准确说叫采蜜涡轮机,是德·吕什卡发明的,它凭借离心力采蜜,从此不再需要打碎蜂巢。我们来到清凉的林荫下,那儿摆放着一排蜂箱,蜜蜂们“嗡嗡嗡”地飞进飞出,既安静又忙碌。秋元村多雨,雨后初晴的林子散发着湿润的芳香。“他深深吸口气,倾耳静听,看看一两个飞舞的姿态,便镇静地去工作。”美国作家霍利·毕晓普在《蜜蜂传奇》中这样描述一个养蜂人。这段描述同样适合我眼前的这位养蜂人竹年洲。    
  竹年洲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谁是吕什卡、谁是毕晓普、谁是梅特林克,但这并不影响他充满享受地开始下面的工作:戴着养蜂人特有的面罩,他把一只蜂箱小心地打开,取出蜂脾(又叫蜂巢板),轻轻驱走上面的小蜜蜂后,便把蜂脾拿到蜜桶的摇架上,借着摇架旋转的离心力,蜂蜜,这“星辰的唾液”(古罗马作家盖乌斯·普林尼·塞孔都斯语)便渐渐流入了桶中......    
  这是秋元村之行我所见到的最甜蜜一幕,这一幕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责任编辑:杨君

上一篇:天府红谷: 文创为乡愁插上翅膀
下一篇:成都龙舟会:端阳锦水划龙船